首页 加入收藏

全国咨询热线:4008-690414

新闻动态

咨询热线:

4008-690414

公司动态

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新闻动态 > 公司动态 >

资本动态 上市公司成实控人提款机债务危机下的

日期:2019-11-23类型:公司动态
公司动态

  “控股股东曹永贵通过部分供应商与公司供应合作的关系,由公司向部分供应商预付货款,供应商收到预付款后将款项应曹永贵要求转至指定账户,截至2019年6月30日止,曹永贵累计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10.14亿元,期间日最高占用额14.42亿元。”

  面对深交所的问询,ST金贵(郴州市金贵银业股份有限公司,002716.SZ)如此回应了实控人曹永贵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的具体情况。

  ST金贵作为一家以高纯银及银深加工为主的有色金属企业,自2011年于深交所上市后其营业收入便如黑马般突飞猛进,在越过百亿营收后的2019年,突飞猛进的步伐戛然而止。

  而变故来自于实控人曹永贵对上市公司的巨额资金占用,2019年半年度报告中,ST金贵披露了资金被占用情况,而后的债务危机接踵而至。

  ST金贵在2019年的上半年过得还算平静,虽然经营业绩连续出现大滑坡,但并未出现较大变故。

  东窗事发来的突然,半年度报告打破了安静,根据2019年半年报信息显示:截止到2019年6月30日,ST金贵实控人曹永贵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资金10.14亿元。

  在2018年1月至2019年6月的一年半时间里,ST金贵实控人曹永贵为满足自身资金需求,通过ST金贵与供应商的合作关系,由ST金贵向部分供应商大额预付货款,供应商收到货款后,再根据曹永贵的指示将资金转至其指定的账户。

  在曹永贵占用上市公司资金过程中,助力的供应商共有6家,且与ST金贵一样均位于湖南省郴州市,其中有4家都处于2018年ST金贵前5大供应商之列。

  对于被占用的超10亿资金,ST金贵在9月发布的关注函回复中表示:曹永贵正在处置个人名下不限于个人拥有矿山资产、房产、应收账款及股权资产,计划在2019年9月30日前向公司偿还所占用的资金。

  但事与愿违,期限日前被占用资金仍未归还,受此影响ST金贵于2019年10月8日开市起停牌一天,并于2019年10月9日开市起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,股票简称由“金贵银业”变更为“ST 金贵”。

  2017年6月,ST金贵实控人曹永贵控股的另外一家房地产企业“郴州市金江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”(以下简称“金江地产”)向上海汐麟融资1.6亿元。

  但金江地产已无资产进行质押,曹永贵在没有召开董事会、股东大会等法定流程的情况下违规私用ST金贵的公章、伪造独立董事的签字,以ST金贵的名义为金江地产的借款提供连带责任保证。

  债务到期之日金江地产仅还款1000万元,其余款项逾期。对此上海汐麟向法院提起诉讼,同时要求金贵银业承担连带担保责任,ST金贵也因此事被冻结了5个银行账户,冻结资金合计1936.67万元。

  但好在连带担保未经合法程序审批,ST金贵得以从此事中脱身,而金江地产则因债务问题成为法院列示的失信被执行人。

  根据2018年年度报告显示,截至2018年12月31日,ST金贵预付款项账面价值为人民币24.39亿元,同比增加252.67%,占资产总额的20.81%。

  在支付预付款排前5名的供应商中,有4家后来被披露出是曹永贵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的通道。

  2018年5月深交所对ST金贵2018年预付账款大幅增长的合理性提出了问询,尤其是对郴州市金来顺贸易有限责任公司(以下简称“金来顺”)不是前五大供应商,却收到ST金贵大额预付账款一事提出了单独问询。(曹永贵实际通过金来顺占用上市公司资金2.18亿元)。

  但ST金贵均表示预付账款处于合理水平,在深交所的问询之下还坚持为高额的预付账款合理性寻找借口。

  ST金贵早已出现应付款逾期风险,2018年3月四川农业生产资料集团将西藏金和矿业34%股权转让给了ST金贵,转让价格1.87亿元,股权转让款的最终支付截止日为2018年9月7日。

  年营收超百亿的ST金贵却未能按时支付仅不到2亿的股权转让款,最终截止日时,ST金贵还剩余8710万元股权费用未支付。双方又再次签订分期支付合同,约定于2019年6月30日前分批支付股权转让款及相应的违约金、利息,但截止到今日相关款项仍未结清。

  事实上2018年ST金贵可用现金规模也已达警戒线年末ST金贵财务报表货币资金额为14.46亿元,但其中12.51亿元因保证金及被冻结等原因处于受限状态,可用资金仅剩1.95亿元。

  一边是应付款逾期不得不分期支付,且可用现金缩减到2亿以内,另一边却大额预付超过24亿元的预付款。

  另外ST金贵还曾存在应付账款与预付账款并存的矛盾现象,根据其后来披露的相关诉讼详情显示,ST金贵曾对供应商金来顺、旺祥贸易存在大额应付账款,2018年4月旺祥贸易还将其对ST金贵的2笔应收账款对外转让进行保理融资;2017年12月金来顺也将其对ST金贵的应收账款转让进行保理融资。以上的ST金贵应付账款无一例外都出现了逾期。新宝GG

  但是2018年ST金贵却还对金来顺与旺祥贸易大额支付预付款,新宝GG官网当年末对其支付预付款余额合计超9亿元。对同一家供应商拖欠应付款又支付预付款,但这一反常现象直至相关诉讼的披露才得以呈现。

  预付款高企存疑、应付款逾期被隐藏、预付款与应付款并存的矛盾比比皆是,但ST金贵也在信批拉锯之下对关键事件隐藏披露,将实控人占用资金一事深埋。

  2019年半年报中,ST金贵的资金占用问题得以大白天下。但是此事带来的连锁效应已接踵而至,资金问题爆发了。

  根据天眼查信息显示,2019年7月29日,ST金贵因4件案件被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列为执行人。新宝GG手机登录

  2019年8月3日,ST金贵首次披露诉讼与银行账户冻结情况,因多项应付款、债务出现逾期问题,截止到当日被申请冻结金额合计4.44亿元,而实际上此时ST金贵财务报表中全部货币资金均已处于受限状态,已无任何可执行冻结的银行存款。

  目前ST金贵的融资租赁、股权转让应付款、采购应付款均出现支付困难,相关资金被拖欠方纷纷通过诉讼方式维护自身利益。

  2019年6月,ST金贵分别筹借了5000万的60天期限借款与2000万元的90天期限借款,但相关款项并未能按时归还。

  另外ST金贵的生产活动是否正常也需打个问号,ST金贵的正常货物交付早已出现问题。根据其披露的案件信息显示,ST金贵大客户托克投资(中国)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托克投资”)曾于2016年、2017年与ST金贵签署大额采购铅锭、银锭的订单合同,并分别支付预付款3亿元。

  但2019年ST金贵对托克投资的货物交付完全停滞了,应交付的铅锭货物最终截止月为2019年1月,截止到目前ST金贵也未能按所收预付款交付。而银锭货物交付进程也在2019年7月后戛然而止。

  根据2018年年报信息显示,托克投资为ST金贵第一大客户,占2018年销售总额的19.4%。而ST金贵竟然连第一大客户的订单都未能完成,甚至双方都到了对簿公堂的地步。由此看来,ST金贵的正常生产可能早已出现问题。

  ST金贵的内忧外患似乎不是短时间能解决的问题,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的实控人早已陷入债务泥潭,其持有的ST金贵股权也早已被轮候冻结。

  一汽-大众奥迪e-tron及Q2L e-tron正式上市 开启电气化新篇章

  资本动态  春兴精工陷“内幕交易”泥潭:实控人被采取强制措施,股价闪崩跌停

  欧宝新一代Insignia将作为重返中国首款车型?PSA中国回应没听说过

 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,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财经网联系。未经财经网书面授权,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,否则即为侵权。